甜糖山

非纯食,请注意。

【周叶】粲然回首01(ABO)

*写作先婚后爱,读作破镜重圆

*预警:据说有点虐

 

这些年叶修在国外过得不算好——他总是梦见周泽楷。

要说为什么,实在是对方在他生命中留下了过于浓墨重彩的痕迹,他无法遗忘。可是他也知道,往日的时光再也回不去了。

十年前,在那次撕破脸皮的冲突之后,周泽楷再未同叶修说过一句话。

对于当时的两个人而言,这都是极容易做到的事。周泽楷本就寡言,而叶修恨他入骨,自然也当他是空气。

没想到,毕业之后各奔东西,二人从此再未相见,叶修留给周泽楷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我不想再见到你了。”

 



无数个夜晚,他从噩梦中惊醒,都被梦中周泽楷那句冷淡的“我恨你”逼出一身冷汗。

若真是那样就好了,叶修心头苦涩,若真是那样,自己一定早早能放下。

可是梦是反的,可笑的是,周泽楷对叶修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我爱你。”

假使现世有时光机器,叶修会不计一切代价地回到过去,回到那个周泽楷仍爱着他的时空。



 

电话响了。

叶修拖着疲乏的身子走过去,他刚踩着截止日期上交了尽职调查报告,整个人累脱了形,恨不得就着电脑桌猛睡一觉,哪儿还有力气去拿手机。

但这回的铃声是叶秋,他纵是再不情愿,却也知道叶秋无事不登三宝殿,这回必是有要事相商。是公司的,还是家里的?叶修胡乱地琢磨一通,接起了电话。

都不是。

是父亲。

电话里父亲不容抗拒地命令他即刻回国,语调仍是一如既往的威严。

“老大不小了,总是待在国外算什么事。当初同意你出国,可不是让你在外头呆一辈子的。”

叶修捏紧了手机,愣愣地听着父亲的话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——父亲让他回国快些找个alpha结婚。

这怎么可能?

这九年来,叶修从未放弃过找寻周泽楷的努力。尽管等他开始想找周泽楷的时候,才发现旧手机里存的那个号码已经打不通了,而问遍旧同学,竟然没有一个还与周泽楷保持联系。他原来的房子也是人去楼空。天下之大,想要仅凭名字找到一个alpha,简直就是一场大海捞针。

可大海捞针总归尚存渺茫希望,若是跟其他人结了婚,岂不是彻底没戏了?

叶修无意识地咬住下唇,牙齿深深陷进唇肉里去,疼痛感鲜明,但他却感受不到。

“我不要……”他有些无力地反对着,心知父亲一贯铁腕雷霆,若真是要强逼他回国,自己届时怕是身不由己。

但是转而来接电话的叶秋,却搬出了足以让他主动改变主意的说辞。

父亲已年迈,时日恐怕无多,偏偏叶秋是个beta,结婚两年却未有子嗣。纵然叶父一生铁骨铮铮,临到暮年未免添了柔情,便分外想要抱得孙儿。


 

这般理由自然无法说服叶修嫁给除了周泽楷以外的人,但却足以说服他回国。

叶秋见他软化,忙打包票道:“哥你放心,爸爸也就是气你几年不回国,又不曾找过alpha,这才想找个借口把你抓回来,顺便帮你解决终身大事。他那人一向刀子嘴,为你好也要说得难听,你又不是不懂。别担心,你回来先相亲几回,做个样子,若真是不愿,给他宽宽心也好。”

一番话在情在理,叶修找不出反驳的路子。

说到底,他这九年在外漂泊,无非也是在逃避——不回国的话,尚且可以用远隔重洋身不由己来欺骗自己,可一旦回到那熟悉的城市,他如何能忍受入骨相思?

“好,我下周回国。”他最终这样说道。

 

>>>

万万没想到的是,他头一回相亲,就碰到了熟人。



世界之大,他耗尽心血,九年来却未曾找到那人下落,仿佛那个叫周泽楷的俊美少年只不过是他高中时期一场美妙幻梦。

世界之小,他不过是参加了由家里牵头的一场相亲,却与日思夜想的心上人重逢了。

“周泽楷?”叶修的手抖了,差点把手机砸落在地,声音也颤抖着,像是惊喜,又像是恐惧。

能再见周泽楷一面,他本该欣喜若狂,恨不得立刻使尽浑身解数,最好立刻就勾得他发情,两个人直接在厕所小隔间里就把标记给做了。

可就在他看见周泽楷的同时,周泽楷也看见了他。

而周泽楷当即站了起来,拿起包就要走。

于是狂喜瞬间变质为恐惧,叶修虚张着口,想要挽留,却发现自己竟然失语,怎么都说不出话来。他只得拔腿狂奔至周泽楷面前,气喘吁吁将他拦下。

周泽楷脸色阴沉,也顾不得此前家里如何要求他千万要搏得这回叶家长子的欢心,一心只想逃离这个人身边。

如果他知道那位在商场备受瞩目,在官场炙手可热的归国精英就是叶修,他当初绝不会答应赴约。

原以为自己已经躲得够好了……

他闭着眼睛,粗鲁地推搡着叶修的胳膊,却听到他极其悲哀的呼唤。他在请求自己留下来。

 



当初明明是你说,永远都不要再见我的。

周泽楷浑身发冷,十年前的噩梦再次袭来,熟悉的恐惧与绝望攻占了他的大脑。他将那些回忆尘封了十年,逼迫自己一点点忘记叶修——或者说是剔骨剜肉。

叶修之于十年前的周泽楷,是已经融入骨血的爱。

他甚至不觉得自己在爱叶修,他觉得叶修就意味着自己的爱,是他所有爱意的唯一对象,唯一所有者,唯一内容。

忘掉自己的一部分有多难?

他好不容易才成功了。

为什么叶修要再次出现,再次把那个噩梦从最深处挖出来,血淋淋地摆在他眼前呢?

“叶修,抱歉,我还有事。”周泽楷终于睁开了眼睛,他艰难地找着蹩脚的理由,只要叶修能让他离开,他什么都能说出来。

他强忍着内心的不适,直视着叶修的双眸,叶修也直视着他的。

然后叶修便知道了。周泽楷已经不爱自己了。

他呜咽着,如同受伤的野兽,却只能饱含着委屈,沉默着让开道路。周泽楷没有再多看他一眼,径直走了过去,步履匆匆,如同逃离一个噩梦、一个怪物般,逃离了叶修。

 

叶修什么都想过,他想过周泽楷会愤怒,大发雷霆,恼恨他竟然还有脸来找自己,甚至把桌子掀翻,而叶修一定会缠着他,说尽软话请求他的原谅。

他想过周泽楷会委屈,向他倾诉自己当时的难处,而叶修一定不会再像十年前那样冷漠决然,他一定会拥着周泽楷,一边吻他一边听他的心跳声。

他想过周泽楷会厌恶,冷着俊脸问他还来干嘛,然后掉头就走,而叶修一定会追上去,从后面紧紧抱住他,如果要走的话,就把我也带走吧。

他唯独没想过周泽楷不爱自己了,他唯独没想过周泽楷会害怕自己。

周泽楷看他的眼神,已经不再有分毫柔情,只剩下避之唯恐不及的恐惧。

堂堂alpha,竟然怕他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omega。

叶修想笑,可是嘴角勾到一半,最终还是深深地垮了下去。



 

回到家,叶修才知道周泽楷原来是省北周家家主的私生子,此前一直在京城附近漂泊,刚被认回家没几个月,难怪自己没听到消息。周家势大,但在省南这边仍是要仰仗叶家,按理说周泽楷这遭跟自己相亲,周家多半也是存了以色诱之的念头。

固然叶修多年旅居国外,架不住他仍是叶家长子,未来的叶家家主。

何况他还是个omega,谁都知道omega对自己的alpha只有言听计从的份,叶修若是能看上周泽楷,两家联姻,约等于是把叶家的势力送到了周泽楷手上。这样大的馅饼,哪个世家不想要?

叶修捋明白了这张关系网,渴望便再次蠢蠢欲动。

他托叶秋给周家发函,言辞直白,愿结秦晋之好。

次日,周泽楷敲响了叶修的家门。

评论(39)

热度(18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