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vanna

全职粮目录见本月最早文章
主产周叶其他周攻看心情写
纵春风十里也不如小周一语
若外链失效可以提醒我补档
专注发糖三百年从不写悲剧
如果你喜欢的话那就太好了
希望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快乐




头像by仗助是小天使啊❤

【周叶】天生一对01

*天生一对是怎样的?

01

“抱歉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面对热情的告白,周泽楷终于无奈地使出了杀手锏。此话一出,果然杀伤力不小,一直努力忽视他刻意冷淡的女孩终于慢慢红了眼眶,小声地说了一句我知道了。

其实周泽楷也不想说得这么直接,未免太伤人,可平常他只需要保持着矜持的微笑沉默不语,跟他相亲的对象自然会识趣走人。尽管每次约会费用都不菲,好在他是轮回太空局高级调查官,工资优厚,这点钱倒也是不痛不痒。

可不是嘛,要不是他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,还长了一张百里挑一的俊脸,也不会有那么多男男女女想着法找人牵线搭桥,要跟他相亲了。周泽楷内心是拒绝的,可惜他素来面薄,若是对方执意求约他也不忍心连个面都不见。

女孩拿起精致的手包,放了一沓钱在桌子上,随后歉意地鞠了一躬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其实这样的女孩是让他心生好感的,周泽楷低低叹了口气,不自觉地摩挲起自己的戒指来。可是他的这辈子早早搭给了别人,现在怎么能轻许他人?

至少,也得经过这枚戒指的原主人同意才行。

 

周泽楷从未把自己的婚约告诉过他人,盖因他知道旁人一定笑他太疯癫,然后变本加厉地向他推荐新对象。

毕竟,那个跟他约定终身的人在十年前就去往了另一颗星球——当初叶修说好了会回来找自己,可是那个星球与外界隔绝,无法通讯,且一去不知何时复还。两个少年怕未来太远,到时候认不出对方,便互赠了礼物,约定要时刻戴在身上醒目的位置。

“这样的话,无论分开多少年,只要一见面,我一定能认出你的!”

十四岁的叶修那副兴高采烈的模样还清晰留在他的脑海中,可是自叶修去了嘉世星之后,周泽楷再也没见过他。

他仿佛消失在了这片银河系中。

 

嘉世本为银河系中最强大的星球,但一百年前它突然封锁了星球外十光年的星域,布下了森严的全自动检查站和军事边防,严限进出,同时切断了一切电子通讯。在闭关之后,曾经的银河霸主渐渐为人遗忘,而周泽楷所在的轮回星球则日益崛起,俨然有了超级星球的风范。

五年前,周泽楷刚进太空局,也听说过关于嘉世的二三点花边消息。

原来那时嘉世突然封锁星域和通讯,连同仍在嘉世的所有外星人也一并失去了联络。这自然掀起了不少星球对嘉世的不满,一时各大强星纷纷派出使者前往打探。然而使者统统被拦在了十光年之外的武装检查站前,只得悻悻而返。

也有星球写尽软话发出外交辞令,想与嘉世交涉一二,然而所有的通讯都如泥牛入海,有去无回。

当时的轮回尚处寒微,自然不敢跟嘉世要人,但随着轮回的日渐崛起,对嘉世这颗老牌星球也产生了些探索念头。十五年前,轮回太空局派出当时的副局长江波涛,代表轮回出访嘉世。

他成功地到达了嘉世,并且向母星发来了安全抵达的消息。

按说江波涛是轮回上的顶尖人物,还驾驶着高级飞行器,最关键的是,他获得了嘉世的允许——但除了初登嘉世的报信外,他再也没有向轮回传递密信。

时任轮回太空局局长的亚历山大虽然气愤,却不敢向嘉世要人。一来是因为嘉世余威犹在,不是当时屈居第二的轮回敢随便挑衅的。二来是因为,嘉世肯破例接收江波涛,原因不在于别的,恰恰在于轮回在发送给嘉世的讯息中明确写了,江波涛是去移民的。

而嘉世自闭关八十年之后头一回对外做出回应:准。

所以问题就棘手了。既然是移民,哪儿有非得跟原母星通信的理由?若是以通讯突然中断为名找嘉世要人,可不是贻笑大方了。更关键的是,太空局也被束缚了手脚——这名精兵的失联使得局内人心惶惶,一时他们忙于安抚各位调查官,打探嘉世的事就搁置了下来。

这一搁置,便是十年。

十年之后,新上任的轮回局长把这桩事掰碎了分析,最后得出一个有些让人啼笑皆非,却又不失合理性的答案:江波涛去轮回时尚是单身,极可能为嘉世美色所惑,已然背叛,那么派出有家属的调查官移民或许不会重蹈覆辙。

于是闭关九十年后,嘉世终于接收了第二批移民者——叶修一家三口。

同样,有去无回。

 

而今,自叶修一家移民嘉世又已过去十年。周泽楷与当初那个少年,已十年未见。

他看着姑娘留下来的钱,不自觉出了神,想起诸多往事来。直到他外套口袋里的通讯器震动起来,他才回了神,忙低头看太空局给自己发布的今日任务。

只有简单的一行字:速来总部,A+级任务。

周泽楷吞了吞口水,兴奋感陡然蹿过神经末梢。

他在一周前被提拔为A+级调查官,太空局却迟迟没给他发布新任务,他等得都有些不安了,几乎有点担心上头是不是把自己给忘了。毕竟他在太空局里实在是个异类,像他这样年轻有为的男人全都有了配偶,唯独他还形单影只的。再加上沉默寡言带来的负面效应,他在太空局里的存在感的确不高。

A级以上的任务,太空局都不会直接用通讯器传达。尽管现在轮回的科技水平已经高到了可以进行星际通信的程度,保密信号也可以钻破银河系任何一颗星球的监听网,但轮回的首席执政官一贯在星球安全上持格外保守的态度。最传统的往往也是最安全的,因此A级以上任务,几乎全部依靠古老的口口相传。

不过即使是古老的口口相传,放到了现在也是与时俱进了。

周泽楷驾轻就熟地打了个飞的,结完账走到餐厅门口,小小的黑色浮空球也正好出现在他面前。他刷卡上球,球内体感稳定,但他知道自己正以两倍音速的速度前往太空局总部。

他心里还有点激动,但却尽量压了下去,不想太过喜形于色。

到底是什么任务呢?他琢磨着,马上就是人类首次登上轮回星的一千周年纪念日了,难道有人在策划什么恐怖活动,需要自己出手荡平?

随即他又暗笑,自己怕是古书看多了才有这种想法。生产力高度发达的现在,哪里还会有人吃饱了撑的搞这种名堂——就算偶尔有那么一两个,也轮不到A+级调查官出手,现在又不是母星时代,现在可是银河世纪了。

他没来得及收住笑容,球就滴了一声,提醒他已经到达了目的地。

周泽楷轻咳一声,有些尴尬地扯了扯领子,然后打开了浮空球,慢悠悠地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出现在他眼前的,是那栋熟悉的白色建筑物。总部是仿照子弹建造的,凌厉而不失美感。它浮在空中,外头有一层看不见的防护罩,只有获得授权的人才能进去,而无权进入的人则会摸到一堵看不见的墙。这层防护罩不仅能隔绝外部有形之物的入侵,同样也能隔绝一切未经授权的电子信号。

走了几步,他看见局长正坐在长椅上微笑地看着自己,手上拿着一张纸。

走近了看,他瞥到上面写着“移民申请书”。

 

“小周啊,”局长不紧不慢地开口,“局里有个任务要派给你。”

周泽楷点点头,下意识地收紧了拳头,但他的双眼中还是忍不住地流露出了跃跃欲试的情绪。而局长显然对他的干劲十分满意,脸上的笑意又深了两层,声音也柔和许多:“你进来也有几年了,肯定听说过我局派出的两拨赴嘉世调查官全部失联的事吧?”

周泽楷何等机敏人物,一个嘉世,一个移民申请书,所有的前因后果便自动顺成一根完整的链条出现在他脑海里。

他捏了捏拳头,问:“要派我去嘉世?”

“跟聪明人说话就是容易。”局长赞许地点点头,道,“你也不必多虑,这回局里给你配备的是最新研发的秘密通讯器,即使是嘉世,百年来闭门造车,也赶不上现在日新月异的科技水平了。你大可放心,放眼这银河系,决不会有足以拦截它的防御系统。你的安全是有保障的,如果有不测,轮回的军队是你的后盾。”

周泽楷心里知道这番话虚实参半,但他并不戳穿,反而保持着年轻人那股无知无畏的勇气,朗声说了个好字。

局长站起身,和蔼地拍了拍他的肩,许诺道:“放心,不是真的让你移民,等时机成熟自然接你回来,到时候直接升任S-级调查官,恐怕离我的位子也不远咯。”

太空局局长是S级职务,整个星球上的S级职位两只手也数的过来。

周泽楷稳重地笑,点头说谢谢局长。

 

他心里清楚,轮回这把派他出去,原也没多少把握能见他平安归来。但是为何仍然要放手一搏呢?说到底,多半还是这星球地位的问题。

尽管轮回经济攀升迅猛,五年前经济总量就超过了嘉世——尽管是一百年前的嘉世。但是谁都知道,现在的银河,看一个星球实力,一是看其经济总量,二是看其军事实力。

当然,在银河时代,战争这种无聊的古董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了。存在的只有贸易,而能够在银河系内建设最多贸易港口的星球则是公认的最强。

百年前全盛时期的嘉世,第一次统一了银河市场——银河大大小小数以万计的住人星球无一不设置了嘉世的通商口。而在那次突如其来的封锁之后,那些嘉世旧民再也联系不上母星,不得不定居在了那些星球。

而现在的轮回,只差最后一颗星球,即可完成覆盖全银河系的贸易网。

那就是已经闭关锁星整整一百年的嘉世。

此番前去,自然凶多吉少,太空局其他人无一不是家有娇妻甚至拖儿带女,细想之下,唯有自己这个孤家寡人最为合适。何况周泽楷朋友不多,死了也无非一个闷不做声的角落公告,不会引发过大骚动。若是活着回来,那就是替轮回建了奇功,升一格S-级不算过分。

明知这个任务恐怕有去无回,周泽楷却仍然毫不犹豫地接受了。

因为那是嘉世。

是与他分别十年的未婚夫所在之地。

纵然前途凶险,九死一生,他亦一往无前。

 

“已经跟嘉世那边发了申请,它同意你的移民申请。”

周泽楷接到这消息的时候正在收拾行李,他当然预料到嘉世会同意。毕竟他可是A+级调查官啊。

他的移民理由是想在嘉世谋得一个外勤岗位,这明显是杀鸡用牛刀了。不过也是,他总不能把自己擅长的百千条技能统统往上写吧,所以只挑了最实用也最安全的侦查与危机处理两项写上去。

来到太空局的时候,有个挺面熟但叫不出名字的女调查官突然冲出来抱住了他,哽咽着让他别走。

周泽楷这回出的是秘密任务,但是现在看来,这个秘密似乎泄露出去了呢。周泽楷有点伤脑筋地拍了拍她的肩膀,终于想起她是局长的女儿,难怪会知道这次任务的真相。

怎么搞得好像我是要去上刑场似的?他苦中作乐地笑了一下,摸摸女孩的头顶,难得温情地说:“放心……”

我会回来的。他在心里补充道。

他一贯待人疏离,这回大概是察觉到自己前途黑暗,才陡生了温柔的心思,想着万一死在异国他乡,好歹在轮回留下的最后一个印象是温柔可亲,值得怀念的。

不然若真是无人问津、无人挂念,纵是冷淡如他恐怕也会有些难过了。

周泽楷推开了女孩,步伐坚定地走向火箭发射台。

 

进入火箭之后他发现太空局对他的确称得上厚道,前几天才在主城循环报道过的新式枪支给了自己两把。周泽楷认得它们,其一为荒火,其二为碎霜,带自动瞄准系统,可调节输出伤害大小,重可一击毙命,连带尸体也灰飞烟灭,轻可破坏血肉,不断肢也得搞出个血淋淋的口子来。后坐力接近零,可以最小的体力消耗适应各种环境下的枪战。

结合各功能,基本算得上是傻瓜枪支,就算是傻瓜也能上手。

遑论周泽楷还曾是名震一方的枪王,使这种枪自然不在话下。

周泽楷把玩起这两把枪,一时有些爱不释手,直到通讯器响起他才意识到该出发了。

那么……

他关闭了火箭舱门,熟练地输入目的地,随后把两把枪别进了自己的皮带上。他有点不适应地摸了摸自己的侧腰,那里有个子弹纹身,纹身自然是早都有了,但直到昨天,那里才被植入了秘密通讯器。

轮回的秘密武器正是这个,全银河首创的人体通讯器,可无缝嵌入人体,完全不必有被监测出来的担忧,操作也极其简单,以特定的节拍敲击则可开启或结束通话。除了传声之外,亦可以传达文字消息,同样是以特定节拍开启扫描功能,随后会自动将检测到的字符转为电子信号传递到遥远的轮回上。

局长要求他定期向轮回发送文字观测报告,而轮回会根据这些报告反映出来的嘉世情况,决定该采取什么措施,以及何时、如何接他回来。如果有紧急情况,则可启动通讯。

周泽楷其实无所谓这些,虽然听着,却没太放在心上。他的心早就飞到了嘉世上,期待着能与叶修重逢。

——如果他还记得当初立下的誓言,那么他手上应该戴了一个手环,全银河系独一无二的手环,上面有着周泽楷亲手刻上去的子弹花纹。

就如同周泽楷左手食指上这枚枫叶形戒指一般,承载着他们年少的恋情与经年的思念。

理应如此。

 

彼时的周泽楷并不知道,等待着自己的并不只是与恋人的重逢,也是一场足以载入青史的战争。

——已经沦为历史尘埃的星际战争将在他的一手推动下,再度爆发。

评论(19)

热度(86)